分分彩免费计划网站欢迎您的到來!

小故事,大道理思思心情網
網站首頁哲理故事愛情故事名人故事少兒故事寓言故事幽默故事職場故事勵志故事校園故事人生故事親情故事友情故事鬼故事民間故事現代故事傳奇故事歷史故事創業故事故事會

一座城換一良人

  那年秋,黃昏下的塞外。驀然而來一道塵土飛揚。時七仰面逆光看著迎面策馬奔來的少年。他叫夙涼,丞相之子,誤傷了皇子,皇上并未怪罪他,但其父把他送來戰場磨礪一年作為處分。時七便是來迎接他的。他下馬向她走來,眼中不著任何色彩,莫名讓人不寒而栗。時七抿了抿嘴,然后沖他微微一笑,而夙涼巋然不動,她自顧自的執起他的手。他本想拒絕,但觸碰到那些粗糙的掌紋時,突然心生莫名憐惜。他來時,她十六,已是副帥,總是扎一束高發,襲一身墨黑錦袍,帶一把與身高不相配的刀。

  十七歲的他第一次牽別人的手,別扭卻終究不忍放開。后來注定了,她是他一輩子唯一的熱源。她從不穿鎧甲,他也并不喜歡那厚重的甲胄,但每次都被迫穿上,只因他打不過她。戰場上,他們并肩而立,她總是把他護得很好。她孤言寡語,喜歡夜間出來一個人坐在高墻之上的邊緣,眼神空洞。后來他們在城墻兩端各占一方,他雙手交叉枕在腦后,睫毛輕動。

  一年后,夙涼離開。

  夙涼離開之時,時七并未出現。因為那天是她弟弟去世兩年的忌日,她將自己置身狂風中的沙漠,任風沙劃過皮膚,留下深深淺淺的割痕。那個唯一從小就對自己百般好的男孩在云朵上安了家。她不說難過,只是后來在每場戰爭中從不穿鎧甲。她以為她會一直自生自滅,可是他來了,在她黑暗的生命力注入了一道光。

  后來三年,她一路披荊斬棘,成為最年輕的將領,甚至攻下一座敵國的城池錦繡都。

  【四年后】

  朝堂之下,她高挽一頭長發,雖是女子,面部卻棱角分明,盡顯英氣,眼神淡漠疏離,一身傲氣渾然天成。高堂之上的人促狹的看著她。

  “你有何求。”

  “夙涼”斬釘截鐵而擲地有聲。他笑而不語。

  幾日后,皇上賜婚:將十七公主宋千喜許配給丞相之子夙涼。

  三個月后,丞相府張燈結彩,喧囂鼎沸。夜半時分,紅燭緩緩搖曳。夙涼早已換了一襲淡藍素衣,冷冷的推門走進房內。到了床前后,毫無征兆的一把扯下她的鳳冠霞帔,任她的發被生生撕扯斷。原本正襟危坐在床頭的人身形一晃,卻是沒吭半聲。他不屑一顧,雙眉微蹙。

  “如愿了?”口吻帶著些許上揚的嘲諷。此刻的他周身散發的寒意生生傳入了她的心底?伤齾s嫣然一笑,抬起頭不卑不亢,目光直抵他的眼眸。

  “嗯。”以滿心歡喜的口吻回應他。

  “嗬。”他似是沒料到,嘴角上斜,輕哼一聲便提步轉身離去。在他轉身的那一刻,她的眼淚毫無征兆的滑落,卻仍倔強的保持著微笑。

  【良人】

  時七嫁入丞相府之后,除了成親當晚見過他一面之后,再也沒有見過。在丞相府,她聽見下人議論她是最不受寵的公主,在夙涼欲與尚書之女結為連理時,因愛慕夙涼,便以死相逼皇上主婚。她一笑而過。和從前一樣,沒有過多的表情與心情。

  幾日后,她沒有想到,夙涼會主動請纓,去邊城駐守錦繡之都。各個鄰國此時無不虎視眈眈那座城,那是一座邊疆樞紐。重要性和危險性往往是成正比的。

  丞相府內,四更天,夙涼不動聲色的領著一小支隊伍離開。出了城后,策馬奔馳,走的義無反顧。遠處的時七看著他身后飛揚的塵埃,苦笑:唯恐避之不及嗎。

  她終究借公主的權勢以視察的名義隨他去了錦繡之都。

  若不是后來的那場戰役,恐怕這輩子夙涼都不打算正眼看她一眼。深秋之際,錦繡都的外垣又修建了一堵城墻,夙涼被派往邊境迎接材料商。行軍至中途時,西北面敵人突然襲擊,殺的夙涼措手不及。救兵未至期間,那段記憶讓那些僥幸活下來的士兵刻骨銘心。

  一身墨黑錦衣的主將夙涼被困,突然橫空出現一人,身姿矯健,一腳踏在馬背,轉眼灑脫的落至包圍圈內。長發素色華衣,并未穿鎧甲,看出來身形單薄。腳尖點過敵軍的頭盔,片刻間便揮動兵刀,刀起刀落,下手狠戾,不消片刻,素色衣服已經被染得七七八八了,如鮮紅的梅,艷麗的牡丹次第綻放,異樣的妖嬈。而少女眉目定格,雙眸猩紅。漫天紅雨下,那種不要命的瘋狂嗜血勁頭蝕人心骨,不寒而栗。她不出一言,眼中沒有恐懼,沒有感情,只有殺戮。

  黃昏下,夙涼抱起那個殺完最后一個敵人才倒下的她,仿佛從血海里打撈上來的一樣。夙涼的心顫抖了。那一刻,記憶的大門打開,眼前的她與記憶里的那個人身影慢慢重合。在被敵軍包圍,命懸一線時都沒有怕的他,此刻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那叫恐懼感的東西。他抱著她,那么沉重,血水流了一路。自幼學醫的夙涼,撕開時七的衣服時,她全身上下深淺不一的傷口竟讓夙涼手足無措。那一晚,他用藥浴為她清洗傷口,她在昏沉中緊閉雙眸,卻不曾喊句疼,而他卻疼的揪心。喂她服下護心丸,又用紗布包扎好。夙涼才開始清理自己的傷口。在時七昏迷的時間里。夙涼寸步不離守著她。夙涼靜靜看著躺在床上的人,慢慢執起宋千喜的手。冷漠如夙涼,心里此刻也全是滿滿的不舍。但他看著她的面容與雙手,卻是滿眼的失望。室內一片寂靜。末了,夙涼屏退士兵。寵溺的看著緊閉雙眸的宋千喜,攏了攏她額前的發絲。

  輕言:今后,我可以給你所有你想要的,唯獨愛情。

  守了三天,時七才醒過來。第一眼入眼的便是滿臉憔悴帶著青渣的夙涼。于是蒼白的臉扯出滿足的笑容。那一刻,夙涼的心一片柔軟。

  在時七醒的當天,夙涼請的鬼醫薄清也到了。只因此人專治徘徊在鬼門關的人,于是被人稱為鬼醫。一身白衣飄飄然坐在營長內。時七皺著眉看著突然之間多出的人,驟然全身繃緊。夙涼攬過她的肩,拍了拍她的后背,“沒事,是我的朋友薄清。”而薄清此時坐在案幾旁悠然自得的喝著茶水。時七不滿的看了一眼,抗議此人的無禮。

  “趕緊過來給她看看身體怎么樣。”

  “皆是外傷,先把衣服脫了吧。”薄清不抬頭,面不改色的說。

  夙涼眼里閃過一絲不滿,隨后又一如既往的淡漠神色。時七則是毫不掩飾的表達了自己的不滿,緊皺眉頭,滿眼全是嫌棄的神色。只不過瞬間,時七見夙涼不說話便坐不住了。

  “就算死,也不用你看。”說完后,拉過被子躺下。之后便是薄清不屑的冷哼以及夙涼起身,最后變成一片沉默。時七轉過頭,屋里早已沒有人影了。

  薄清并未離開而是待在夙涼的身邊,時七照例喝著很苦的藥。等到身上的傷都差不多結疤的時候,時七便開始下床走動,但大多時候她都只是靜靜看著

  夙涼練兵或看書,總之一切活動都圍著他轉。若薄清看見了,總少不了諷刺她一頓?墒菚r七置若罔聞,除了第一次見面時跟他說過話,幾乎再也沒有說過。她冷眼旁觀除了他以外的一切。漸漸讓薄清覺得自討沒趣。

  “真是性涼”一日薄清又吃了閉門羹而離開時悠悠留下一句話。夙涼手中的筆一頓,抬頭看著目光灼灼的時七。“我怎么沒覺得。”帶著一絲戲謔地口吻。

  時七卻給他一個大大的笑容,“情人眼里出西施。”于是他們相視而笑。殊不知,他的笑里有苦澀的味道。

  時七覺得這樣也不錯,就算他不愛她,但陪著他的卻是她。

  【半年后】

  江山易主,時七在皇陵外跪了一天,夙涼輕輕走過去跪在她旁邊把他攬入懷里。

  “千喜,想哭就哭吧。”半響過后。

  時七抬起頭淡淡的說:“母后死了,阿弟死了,父皇死了,就剩我一個人了。”

  “你還有我。”夙涼回應她。

  “可是你不愛我。”一時無語。

  最后,擲地有聲的“我決不負你。”在時七耳畔響起。

  擇日他們便啟程回邊城。錦繡之都內,他們一人在案幾上奮筆疾書籌備,一人在練場操練士兵。謀反的序幕即將拉開。他們同心協力,一起作戰。如多年前一樣,讓時七覺得心安。

  一日,時七房內。

  “下個月我要納妾了。”夙涼清冽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時七的思維停滯了幾秒,隨后便淡淡應了聲恩。他離開后,時七又接著小憩。若不是那一眼,時七或許仍然會沒心沒肺的繼續賴在他身邊?吹剿磳⒓{的妾離去后,時七終于掩面離開。

  芙蓉花林深處。

  “跟我走吧。”薄清說。

  時七搖搖頭。

  薄清終于怒吼:“你別告訴我,你自己的身體狀況你不清楚。”

  時七抬起頭,眼角掛著淚,這是時七第一次在他面前這么狼狽。她問:“你是不是喜歡我。”

  “不然我留在這里干嘛?”薄清在心里回答她,嘴上說得卻是:“我今天給你開錯藥了嗎?”因為他知道,他若說了,她就離她更遠了,雖然從未近過。

  “他贏了之后,我們就走。”薄清冷眼看著她,并不語。

  娶妾那晚,夙涼在新房門前站了很久。最后,他推門進時七的房間時,里面漆黑一片,他輕皺眉頭。她不喜黑,所以晚上燈火徹夜長明。他知道她沒睡。約莫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夙涼轉身離開。皎潔月光下,時七望著身影清晰的夙涼,緊緊咬著下嘴唇,然后一掀被子,赤腳跑出去。最后坐在冰涼的地板上,他什么都不說,她什么都不問。月光下,她抱住雙腿,隱忍的哭泣。

  我愛你,其實也計較回報的。

  【再見】

  當今皇上,生性殘暴,專寵小人,所以夙涼的造反贏得了民心,在百姓,他的妾的父親率領的五萬精軍等各式力量的幫助下,不到兩年的光景,已經接近成功了。

  最后一戰,兵臨城下之時。時七不知何時踏馬而來,身著一身墨黑錦衣,高高束起的發,那一刻夙涼恍惚了?此M入城內。夙涼帶人緊隨其后。

  “你能殺了你同父異母的弟弟,為何我不能殺了我同父異母的哥哥。”劍起血濺,淚盤旋在眼窩。

  手緩緩上揚,劍尖插入胸口。唯有確確實實的疼痛才能知道自己還活著。丟了劍,時七緩緩走出大殿。

  她是一個偏執成狂的女子,如今,執念了了,她靠什么活呢?

  夙涼趕到大殿時,當今皇上躺在血泊之中,而她雙眼失去了色彩,徑直略過他。夙涼拉住她的衣袖,從后面環過她。她在懷里冷冰冰地說:“我只求你一件事,放我和薄清一起離開。”

  • 共2頁:
  • 上一頁
  • 1
  • 2
  • 下一頁
    發布時間:08-04 點擊次數:
熱點傳奇故事
回頂部思思心情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6022693號-2
分分彩免费计划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