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免费计划网站欢迎您的到來!

小故事,大道理思思心情網
網站首頁哲理故事愛情故事名人故事少兒故事寓言故事幽默故事職場故事勵志故事校園故事人生故事親情故事友情故事鬼故事民間故事現代故事傳奇故事歷史故事創業故事故事會

浮沉若夢

  倚樓聽風雨,淡看江湖路。

  那夜浮沉,他許她一世天堂。

  葉浮沉第一次見到蕭寒也不過十六歲,那日,師父下山外出帶來一位清俊公子,聽聞是皇帝六子,因得母妃貧賤,原為婢女,宮中自然不會有多少人拿他當皇子看,受了不少白眼,一次刺客夜入潛宮,傷及皇帝,蕭寒母妃為救皇帝,犧了性命,最后含淚請求送六皇子來清藍山上,遠離俗世,保得一生平安。這是葉浮沉知道的關于蕭寒的所有信息。

  師父長年閉關,只將畢生秘籍交與兩位弟子。自此,葉浮沉便與蕭寒一同練劍。

  那日,浮沉見天空晴朗,便去清藍山上的斷崖采集草藥,以便師兄弟在切磋劍藝時不幸受傷時治療,本來蕭寒是要陪她一起去的,畢竟斷崖險峻,稍不留神,便會一落萬丈深淵,可浮沉執意要一個人去,誰都攔不住,如此,便隨她去吧。浮沉一個人去了斷崖。突遇大雨。

  “葉浮沉,葉浮沉,”清藍山上亂了陣腳,他們精心呵護的葉浮沉去了斷崖,一天未歸。不顧眾人反對,蕭寒獨自去了斷崖,天途大雨,冒雨前行,蕭寒沒有目的,只知道不能失去她。

  他還記得剛來時,只有葉浮沉視他為同門兄弟,她永高不可攀,以自己獨特的氣質震懾了所有人,那日,葉浮沉領他去自己的房間,師父閉關,葉浮沉給他做飯,洗衣,趕走了所有欺負他的人,他知道,從見到她的那一刻,蕭寒知道,她是他的一世天堂。如果不為奪位,他只想和她共賞煙雨樓星。

  葉浮沉回來了,背著蕭寒,“昨日突遇大雨,浮沉不幸被困山洞,誰知山洞有一怪物,蕭寒為救我受了重傷。還請師父責罰,浮沉不該貿然行動。”殿里浮沉彎膝半跪。“浮沉,你該明白當日,我帶來蕭寒的最初目的,他是你命中的劫,上一世如此,這一世依舊。所有因果都源于情字難解。”白發老人無奈搖頭,拂袖離去。留下葉浮沉獨自一人,苦笑一番。

  那時,鄰國來犯,蕭寒為救齊國,來清藍山上,傳聞清藍山有窺夢人,告知心中所想,以血繪圖,便能夢想成真,只不過窺夢人在完成夙愿之后,便會化為浮云,終日守護著清藍山,永不能輪回。蕭寒抱著試一試的心態,來到了清藍山。

  那日,他在山腳,見一青衣女子,撐一把傘,執一柄劍,回眸莞爾一笑,那一笑,她是他的天堂。“姑娘,可否問一下清藍山是否在這兒。”“你來這兒清藍山做什么,莫非你也得知清藍山上的窺夢人能完成夙愿?別傻了,回去吧,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青衣女子干笑兩聲,起身走去。留下蕭寒獨自一人。他不知,青石河畔的青衣女子,撐一把傘,執一柄劍,名喚浮沉。

  “我怎么會在這兒?”茅草小屋內,蕭寒睜開惺忪的眼。“昨日大雨,不小心落入獵人打獵的陷阱之中,見你可憐,便把你帶回了這個山腳的小屋。”葉浮沉鼓搗著草藥,然后敷在了蕭寒的傷口處。“那要多謝姑娘救命之恩咯!在下凡夫俗子一個,也沒錢付姑娘草藥之錢,不如以身相許吧!”他一臉邪笑。浮沉沒理他,徑直出去了。窗外陽光正好,依稀見得浮沉忙碌的身影,蕭寒的眼神中有了滿足,“如果有一天,我不再為皇位所累,找一個人,寄居茅草小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該是有多美好啊。”蕭寒喃喃道。窗外浮沉嘴角一笑,那眼眸,似是故人來。

  此后,蕭寒在這兒養傷,將外面的世界講與浮沉聽,浮沉善撫琴,蕭寒善劍,清藍山上,茅草小屋,一對璧人,撫琴弄劍。

  半個月后,蕭寒痊愈,想起還在水深火熱的子民,心不覺痛起來。那日,山下齊兵來犯,她早該知道,院里倒在血泊中的白鴿,山上小路上有特異香味,“呵呵”浮沉干笑兩聲,“若我不同意呢?”“這由不得你不同意,抓起來!”蕭寒眼神冷厲,看著害怕。冷峻的臉上和前幾日邪笑的少年判若兩人。

  回到齊國,蕭寒將浮沉關押大牢,青衣女子,清純不染,臉上隱約有了血跡。三天后,總算是有人來了,但那不是蕭寒,“我倒在想是何等美人俘虜了蕭寒哥哥的心,讓他為你抗了圣旨,獨自帶兵領軍攻打鄰國,明知是死,卻依舊如此,他讓我告訴你他欠了你天下,來生再還。”浮沉眼眸下閃了一絲淚光。那女子為浮沉打開牢門,然后走開了。

  他并非無情,當他知道窺夢人以血繪夢需犧牲性命之后,他不忍,他以為他刀槍不入,卻不知,葉浮沉那一笑,便是他的天下。

  葉浮沉趕到戰場時,在腐尸中找到了那個熟悉的臉龐,她輕輕抱起他,撫摸著他的臉頰,腥風血雨,戰場的廝殺,“蕭寒,來生再與你共賞煙雨樓星。”葉浮沉閉上了眼睛,她在繪夢,以血繪夢。繪了一副蕭寒心中的天下夢。葉浮沉倒了,臉上掛滿笑意,一如當年第一次見到蕭寒。

  “幸得師父相救,才讓浮沉留一絲精魂,沒化為浮云。”

  蕭寒應該醒了吧,浮沉跪著也累了,走到蕭寒的房間,熟悉的臉龐,“蕭寒,上世未能為你繪夢,這一世我一定會為你繪出你的天下夢。”蕭寒假寐,雖然不懂葉浮沉嘴里呢喃的什么,他好像有預感,他又要失去她了,奇怪,他為什么要說又呢?

  那夜。蕭寒輾轉反側。

  那夜。浮沉一夜未眠。

  宮中皇帝命在旦夕,糾結于接位后人,大皇子心狠手辣,二皇子懦弱無能,三皇子城府極深,四皇子五皇子守護邊疆,至今未歸。只有八年前交付于清藍山的六皇子才能委以重任。

  清藍殿內,蕭寒與師父訣別,三叩報答師父八年教導之恩。“寒兒,若有一天你能成為君王,必得不負為師對你的期望,以仁治天下。”“蕭寒定不負師父的期望。”“且慢,不知蕭寒師弟可否留宿一夜,浮沉有禮物要給你,可是還沒準備好,不知……”浮沉款款而來,“當然!”蕭寒臉上有一抹笑意。

  夜臨將至,斷崖之上,只有蕭寒與浮沉兩人,浮沉端坐,閉了雙目,月清風高,一抹紅色直沖云霄,她在繪夢。師父急忙跑來,企圖阻止,遲了,浮沉設了結界,無人能破,蕭寒睡在浮沉懷里,“浮沉只望師父散了蕭寒記憶,我欠他的天下終于還了。”只見浮沉散成了一塊一塊浮沉花瓣,夢里蕭寒,勝了敵軍,贏了兄弟,登基為王。

  嘉元13年,皇帝,薨,六子蕭寒繼位。

  那日蕭寒微服出訪,來清藍山腳,恍惚看到,青石河畔,一青衣女子,撐一把傘,執一柄劍,名喚浮沉。

      發布時間:08-04 點擊次數:
    熱點傳奇故事
    回頂部思思心情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6022693號-2
    分分彩免费计划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