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免费计划网站欢迎您的到來!

小故事,大道理思思心情網
網站首頁哲理故事愛情故事名人故事少兒故事寓言故事幽默故事職場故事勵志故事校園故事人生故事親情故事友情故事鬼故事民間故事現代故事傳奇故事歷史故事創業故事故事會

太湖之水天上來

八仙過海之后,諸仙各自云游去了。

  單說那呂洞賓,這天正踩著祥云路過山陽縣上空,忽見有一股邪惡之氣直沖天庭,便撥開云頭向下望去。這一望,著實讓呂仙吃了一驚:只見山陽縣內有行騙的、有滋事斗毆的、有搶掠的、有不忠不義的、有忤逆不孝的……居然有那么多不法之徒。見此情景,呂洞賓急忙調轉云頭,直奔靈霄寶殿而去。

  玉帝見呂洞賓一臉沮喪,便問道:“呂仙,何以如此掃興?”呂洞賓垂著頭說道:“山陽縣內無好人。”玉帝撫須道:“有這等事?呂仙,不要忘記‘狗咬呂洞賓’的事!切不可把人都看扁了。”呂洞賓自然沒有忘記此事,急忙應道:“小仙明白。”玉帝道:“既然如此,還請呂仙下凡到山陽縣走一遭吧。”呂洞賓忙應道:“遵命!如果真如我所奏,該如何處置?”玉帝嘆道:“沉了吧。”

  呂洞賓化裝成一個賣油郎,挑著一副油擔來到山陽縣集市叫賣:“三個銅錢一盅油!不論大盅小盅,三個銅錢一盅油呀!”叫賣聲引來了不少顧客,都拿著盆呀罐的,卻一再聲稱自己拿的是盅。

  呂洞賓默默給這些貪婪成性的人們盛滿了油。這時,又來了兩個人,一個是四十出頭的壯漢,五短身材、目露兇光、滿臉橫肉,手里拿著一只大水盆;另一個是衣衫襤褸的青年,手里拿著一只小盅。青年認識那壯漢,知道他姓沈,是本地的操刀屠戶,見他拿著大盆走來,便問:“沈屠戶,拿著盆到哪去宰豬呀?”沈屠戶聽了把眼一瞪,道:“誰要去殺豬?誰說這是盆?這是盅,是大盅!”說著大大咧咧來到呂洞賓面前:“舀油!”

  呂洞賓看了他一眼問道:“舀滿嗎?”沈屠戶大聲說:“當然!”呂洞賓笑著說:“舀滿了怕你拿不動呀!”沈屠戶撇著嘴說:“滿滿一盆水都能端著跑,一盆油就拿不動了?”呂洞賓不再說話,給他舀滿油。沈屠戶付了三個銅錢,便歡歡喜喜來端盆,誰知端了半天,使出吃奶的力氣也端不起那盆。呂洞賓笑著說:“吃飽了再來拿吧!”沈屠戶瞪了他一眼,悻悻離去了。

  那青年看呆了,呂洞賓提醒他:“年輕人,你也是來舀油的嗎?”青年連聲說:“是是!”呂洞賓望著他手中的小盅問:“人家都拿盆盆罐罐的來買油,你怎么拿個小盅呀?”青年說:“我以前都拿這盅買的,我換個大盅來,你不是要虧本了嗎?我娘說不可沾人便宜。”呂洞賓聽了,想起自己說的“山陽縣內無好人”那句話,便有點愧疚地給他舀了一盅油。

  且說這青年姓高,住在南街的破廟里,一個瞎眼老娘和他相依為命。因為他孝順,鄰里都稱他高孝子。平日里母子倆靠磨豆腐糊口,每天賣罷豆腐,高孝子總要買些吃食孝敬老娘。離破廟不遠有一處廢墟,雜草叢生,卻有一只石獅子完好無損。每天高孝子從這里過,總會看見那只石獅子。這天,高孝子賣完豆腐又路過廢墟,發現石獅子前圍滿了人。他卸下豆腐擔擠進去一看,只見地上躺著個衣衫破爛的老人,老人雙眼緊閉,分明是昏過去了。高孝子仔細一看,吃了一驚:這不是前幾天那個賣油的老人家嗎?圍觀的人只是議論,誰也不上前救助。高孝子動了惻隱之心,急忙從懷中摸出千層糕,喂老人吃了幾片,又到河邊舀了點水給他喝。老人終于醒了,一睜眼就用怪異的目光望了望圍觀的人,對高孝子也沒道謝,拍了拍身上的土,蹣跚著走了。

  從此以后,高孝子每天賣完豆腐回家,總會在石獅子旁看到那個老人家躺在那里,他總會給老人一點吃的。

  有一次,高孝子忍不住問:“老人家,你為何躺在這里?是不是賣油虧本了?要不就住到我家去吧!”老人家看了高孝子一眼,嘆了口氣說:“我是在看這石獅子呀!年輕人,難得你生性仁慈,我今天告訴你一個秘密:哪天你若看見這石獅子的眼睛出血,山陽縣就要沉沒了,你趕快背著你娘向東南方向逃。記住,千萬不要回頭。”說著,他搔起癢癢來,搔著搔著手中有了一小團污垢,他把污垢小心翼翼地交給高孝子,鄭重地說:“回家后,先把這寶貝放在你娘的眼睛上揉一揉,然后藏在身上,千萬不要離身,記住了?”高孝子疑惑地接過污垢,還想問些什么,再抬頭,老人家已不見了蹤影。

  高孝子回家后,急忙把污垢放在老娘的眼睛上揉搓。當他把手拿開時,老娘忽然睜開雙眼,流著淚說:“兒呀,我看見你了!”高孝子見老娘雙眼復明,抱著娘哭了起來,娘倆知道這是碰上了活神仙。

  此后,高孝子每次賣完豆腐回家,總要在石獅子旁停留片刻,把石獅子的眼睛細細端詳一番,看看是不是真會冒出血來。半個月過去,石獅子的眼睛沒有絲毫變化。

  再說集市上那個沈屠戶,那天買油不成反丟了個盆,心有不甘,當天就叫了兩個壯漢想把盆抬回家去,但三個人折騰半天,那盆卻不動分毫。幾天后下了一場大雨,盆里的油流了個精光,沈屠戶想倒掉水把盆拿回家去,誰知那水盆像生了根似的絲毫挪動不得。

  沈屠戶每天去宰豬,也要路過廢墟。最近,他?匆姼咝⒆釉趶U墟旁的石獅子前徘徊,覺得十分奇怪,便問道:“喂!高孝子,只聽說你最孝順老娘,最近怎么孝順起石獅子來了?”

  沈屠戶生性刁滑奸詐,名聲不好,聽到這話高孝子本想一走了之,但經不起沈屠戶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糾纏,只得把石獅子眼睛出血山陽縣要沉沒的消息告訴了他。誰知沈屠戶聽了哈哈大笑,笑罷對高孝子神秘地說:“原來是這事呀!高孝子你可不知,我沈某人也是半仙呢!不信,你明朝再看石獅子,它眼睛里準會出血!”

  高孝子將信將疑地回了家,把沈屠戶的話和娘說起,娘說那就防著點吧,娘倆連夜就做好了出逃的準備。

  第二天,高孝子沒有去賣豆腐,一早就來到廢墟旁的石獅子跟前,他忐忑不安地向石獅子的眼睛望去,這一望把高孝子嚇得魂兒都出了竅,原來石獅子的眼睛里真的出血了!

  高孝子一溜煙跑回家,背起老娘就往外跑,邊跑邊和娘說:“石獅子眼睛里真的有血了。”娘問:“那你跑得不對呀,仙人不是讓你朝東南方向跑嗎?”高孝子說:“我這是去集市,叫大家一起逃呀!”娘說:“對!應該叫大家一起逃!”

  來到集市,高孝子背著娘一邊跑一邊喊:“山陽縣要沉沒了,大家快跑吧!”可誰也不信他的話,任憑高孝子喊啞了嗓子也沒人理睬他。

  這時,高孝子忽然看見上次沈屠戶盛油的盆子。那盆子慢慢開裂了,一縷清水正從裂縫中汩汩流出。奇怪的是,周圍已經是滿地積水,而盆里的水卻絲毫不見少,但那裂口還在逐漸擴大。高孝子知道事情怪異,急忙又大聲喊道:“山陽縣真要沉了!真要沉了,快逃吧!”可大家好像都沒看見盆子里的變化似的,高孝子只好獨自背著老娘朝東南方向飛奔而去。

  這時,集市里獨有一個人在偷著樂,他就是沈屠戶,因為石獅子眼睛里的血是他用殺豬刀抹上去的豬血。他看著高孝子背著老娘一路狂奔而去,直笑得他一身胖肉直打顫。

  高孝子背著娘逃到吳縣地界,再也跑不動了,他聽到身后好像有嘩嘩的水聲,忍不住回頭去望。這一望,只嚇得他兩腿發軟,一屁股坐到地上,他身上那顆污垢也掉落在地。

  在高孝子的身后,白茫茫的一片,山陽縣已經成了一片汪洋。這時,滾滾巨浪卷著人畜草木從身后涌來。說來也怪,這洪水居然繞過了高孝子娘倆歇腳的地方,向前奔涌而去。

  山陽縣沉了,成了現在的太湖。太湖邊長滿了蘆葦、蒿草,遠遠望去,恰似一條鋸齒形的翠帶。但在吳縣正湖鄉的湖邊,卻有一條狹長的土堤孤零零地伸向湖中,長度竟達一華里。這塊狹長的綠土雖然高出湖面不多,但始終沒有被大水淹沒過。這就是高孝子母子倆逃出山陽縣后落腳的地方,也是漁民們老幼皆知的孝子堤——高至。

    發布時間:08-04 點擊次數:
熱點民間故事
回頂部思思心情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6022693號-2
分分彩免费计划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