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免费计划网站欢迎您的到來!

小故事,大道理思思心情網
網站首頁哲理故事愛情故事名人故事少兒故事寓言故事幽默故事職場故事勵志故事校園故事人生故事親情故事友情故事鬼故事民間故事現代故事傳奇故事歷史故事創業故事故事會

“俠妓”賽金花

1949年,新中國政府取締娼妓,賽金花隨腐朽的制度掃進歷史風塵,漸漸被世人遺忘。近年不少作家、導演站在“女性主義”的立場,聲稱要還原一個真實的賽金花。但在無數演繹和想像下,“賽金花”早已成為超越她本人的概念和符號,形象幾經人為塑造,無不順應當時社會的“政治正確”,真實面目很難還原。

  “議和大臣賽二爺”的傳說

  1900年8月,八國聯軍攻入北京,慈禧、光緒倉皇出逃,市民慘遭奸淫擄掠。賽金花躲在北京南城避難,德國兵破門而入,情急之下賽金花說了幾句德語,還拿出在德國與皇室、首相的合影。德國兵不敢造次,引她與八國聯軍主帥、德國元帥瓦德西相見。據說瓦德西對她熱情款待,士兵更是對這個花枝招展又會說德語的東方女子充滿好奇,都圍著她轉。據賽金花向劉半農講述,受瓦德西之托,她帶幾個小軍官到城里采買糧食等軍需,百姓懼怕洋人家家閉戶,聽說賽二爺(賽金花)作中介擔保,才敢開門賣糧。賽金花給這些人家都插上德國旗子,免得再受欺擾。洋鬼子在京城肆意奸淫婦女,賽金花索性操持老本行,介紹她的業內姐妹來軍營,洋兵出手大方,“姑娘們都愿意來”。

  太后皇上扔下百姓逃跑,朝廷高官不得人心,百姓便把一切功勞都歸在賽氏頭上。“議和大臣賽二爺”威震京城,越傳越神,尤其盛傳她和瓦德西同宿龍床,靠吹“枕邊鳳”救國救民。

  人們忘不了賽金花的妓女身份,總要加些淫亂的花絮。瓦德西駐軍期間,中南海儀鸞殿半夜失火,民間傳言當時瓦德西和賽金花正全裸熟睡,顧不上穿衣服就相擁跳窗逃出。一些所謂名士以此為藍本寫就《后彩云曲》《序彩云曲》等等艷詞,充斥著傳統文人糾結的“名妓情結”。在他們筆下,賽金花既被拔高成深明大義的李香君、柳如是甚至王昭君,也被扣上紅顏禍水的帽子,“害及中外文武大臣”。

  《辛丑條約》立功之謎

  1903年,賽金花吃了“虐婢致死”的官司,次年被遣回原籍蘇州,后來又去上海開書寓為生(自立門戶開書寓者是當時妓女的最高等級,要求精通彈唱,懂得應酬交際規范,書寓的陳設裝修也要高雅講究,按規矩只賣藝不留宿)。中華民國成立后,賽金花的客人中有了革命黨人,其中江西民政廳長魏斯炅是她一生最愛。魏是江西都督李烈鈞的心腹干將,1913年夏,李烈鈞發起“二次革命”討袁,失敗后魏斯炅逃避追捕到上海,結識了賽金花。賽金花幫助他喬裝打扮搭乘輪船逃往日本,他們上演了一出蔡鍔與小鳳仙式的“逃之戀”,但結局要美滿得多。

  1918年魏斯炅重返上海與賽金花結婚,請李烈鈞作婚禮主持,大操大辦明媒正娶。魏斯炅當時45歲,在江西老家已有一妻一妾,但他在外一向稱賽金花為魏夫人;槎Y上賽金花穿著白色“文明紗”,面貌一新。魏斯炅給她取名“靈飛”,寓意靈魂就此飛躍,賽金花至死以“魏趙靈飛”自稱。

  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作為戰勝國,北洋政府在中央公園(今北京中山公園)建立公理戰勝坊,專門給魏斯炅、賽金花發了請帖出席落成典禮,也許是因為這個牌坊和賽金花有淵源。當年八國聯軍發兵的主要借口是德國公使克林德被清軍射殺,德國以此要挾,提出許多苛刻條件,尤其公使夫人一心報仇,態度強硬。據說李鴻章談判久攻不下,遂請賽金花做說客,女人勸慰女人,終于使公使夫人答應用中國的傳統辦法賠禮道歉——在東單克林德遇刺處建牌坊。1901年簽訂的《辛丑條約》,第一款即清廷派醇親王載津為頭等專使大臣赴德國道歉,并在中國“豎立銘志之碑。

  賽金花歷來自稱游說過克林德夫人,但強調是她自告奮勇,李鴻章請她出山的事是沒有的。不過人們更愿意相信腐朽的清王朝和李鴻章無能,關鍵時刻懇求俠妓力挽狂瀾,成就佳話。無論京劇、地方戲還是時髦的“文明戲”,都拿賽金花做過女主人公,賽金花也看過這些戲,接受采訪時總要指出這些戲的不合史實之處:一是對她和瓦德西的情事“描寫太過”;二是夸大她在庚子國難中的作用,“雖十分夸獎我,但于我之良心上,誠為不安”。

  名人爭相捐助救國“俠妓”

  1933年,賽金花寫呈文敘述庚子年救過人,請求政府免除她的房租大洋8角。以社會新聞著稱的《實報》記者敏銳捕捉,報道了賽金花交不起房租的事,一時成為熱點,各報爭相采訪。

  在輿論的烘托下,賽金花又成了交際場上的紅人,一些聚會、雅集上,主人常以請到賽金花列席為榮,而參加者也樂于前往,一睹傳說中的名妓真容。她應廣大聽眾需求,一遍遍敘述她在庚子事變中的經歷。講得多了,難免添油加醋,前后矛盾,因此有人認為,賽金花不過是個騙錢的老妓女,說話皆不可信。對賽金花傳奇最具顛覆意義的說法來自戲曲理論家齊如山,他早年與賽金花交往較多,自稱“知道她的底細”。當年,齊如山聽說劉半農在為賽金花作傳,特意跟劉半農暢談一次,說庚子年賽金花“不過是一個老鴇子的身份,一個公使夫人怎能接見這樣一個人……”據說劉半農聽后確實有些震動。賽氏去世后多年,齊如山寫文章說,賽金花德語稀松得很,他見到賽氏身邊出沒的德國軍官都是中少尉,連上尉都沒有,更遑論瓦德西。

  大多數賓客還是愿意同情她,紛紛解囊,緩解她的生活困難。吳佩孚、胡適、梅蘭芳派人送過錢物,齊白石、徐悲鴻、張大千、李苦禪等畫家為她組織過義賣。名人接濟她并不只是出于對遲暮美人的憐憫。當時正值“九一八”、“一·二八”事變發生不久,舉國上下彌漫著救亡圖存的氣氛,國民政府不抵抗政策頗受輿論抨擊,而賽金花替清廷阻止八國聯軍暴行的傳奇,剛好對現政府構成絕妙反諷。推崇救助賽金花,成了一種政治姿態。張學良曾攜趙四小姐去居仁里看望賽金花,說她是一美遮百丑,“榮華富貴如浮云,轉瞬即逝,唯有愛國壯舉永垂青史。”

  夏衍話劇《賽金花》幕后

  1935年,白色恐怖正盛,左翼劇作家夏衍在上海白俄公寓里躲了三個月。避難期間他創作了多幕話劇《賽金花》,借古諷今,抨擊國民政府消極抗日。

  1936年11月在上海金城大戲院首演《賽金花》,連續二十場,場場爆滿,觀眾達三萬人次以上。1937年初,《賽金花》在南京演出,劇中德國人審問一個洋務官員“會干些什么”,他惶恐地說:“奴才只會叩頭,跟洋大人叩頭!”并連連叩頭。當時日軍入侵,形勢已十分危急,觀眾心領神會,哄堂大笑。臺下主管國民黨文化事業的張道藩當場怒斥:“怎么能這樣演呢?”他的手下立刻響應往臺上扔痰盂,劇場大亂。第二天當局就明令禁止了《賽金花》演出。

  不久,國民黨中宣部部長邵力子在一次文化界大規模宴會上點評了這部戲,給禁演政策打了圓場。他說把“賽金花這女人描寫得那么偉大也是過分的”,她以美色周旋,為洋兵辦糧草,是“瓦全”的精神,而“我們的國家現在已到了什么地步?大家都已很明白……我以為《賽金花》自有其禁演的理由了,因為我們現在已不需要‘瓦全’,是寧愿‘玉碎’!”

  死后被漢奸最后一次利用

  就在話劇《賽金花》紅遍上海的時候,故事真正的女主角于1936年冬在北平凄涼死去。當時天氣很冷,她沒錢多加煤炭,抱著破被于子夜氣絕。各界人士捐了棺材和喪葬費用。“出殯之日,雖雨后道路泥濘,但沿途擺設路祭者,絡繹不絕。”

  陶然亭的和尚捐贈地皮一方,為賽金花建墓。據說她的故交請齊白石題了“賽金花之墓”,但20世紀50年代人民政府整修陶然亭,將賽金花墓和墓碑遷走,不知所終,有人說在“文革”中墓和墓碑都被毀壞。

  現在到陶然亭公園,能夠在慈悲庵陳列室尋到一些遺跡:一是刻在石碑上的《彩云圖》,這是張大千1933年所繪之賽金花彩像,1937年鐫刻入石。二是樊增祥的《彩云曲》石碑,1937年根據樊的手跡刻成。三是《趙靈飛之墓表》。1937年北平淪陷后,出任日偽北平公安局局長的潘毓桂跑到陶然亭,給賽金花立了這塊碑,黑色大理石制,高約二米。碑文說她“媲美于漢之明妃和戎”,“漢祚賴以延續數百年”,“其功當時不盡知,而后世有知者”。寓意十分明顯,借賽金花暗指自己當漢奸是深謀遠慮良苦用心。曾多次訪問賽金花的作者瑜壽寫道:“這是賽氏畢生所遭遇的侮辱中的最后一次也是最大一次。”

  如何評價賽金花,爭論了百年沒有答案?梢钥隙ǖ氖,賽金花并不是民間想像的民族英雄,夏衍甚至說她只是一個“以肉體博取敵人的歡心而茍延性命于亂世”的奴隸,但他同情賽金花,“因為在當時形形色色的奴隸里面,將她和那些能在廟堂上講話的人們比較起來,她多少還保留著一點人性”。

    發布時間:06-06 點擊次數:
熱點民間故事
回頂部思思心情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6022693號-2
分分彩免费计划网站 全天时时开奖计划 全天3分飞艇开奖计划 欢乐生肖投注网站 时时彩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