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免费计划网站欢迎您的到來!

小故事,大道理思思心情網
網站首頁哲理故事愛情故事名人故事少兒故事寓言故事幽默故事職場故事勵志故事校園故事人生故事親情故事友情故事鬼故事民間故事現代故事傳奇故事歷史故事創業故事故事會

相親奇遇

  小盧一米八的個頭兒,相貌也挺端正,只是瘦得細胳膊細腿,乍看就像一根棍兒,故人稱他“麻桿兒”。麻桿兒在清潔隊掃馬路,只因父母早亡,本人又寡言少語不善交際,年近而立連個對象都沒有,他的婚事便成了清潔隊霍隊長的心病。

  論人品麻桿兒沒得說,為人老實厚道,工作認真負責,年年都是先進工作者?墒侨似窙]法兒寫在腦門兒上,人家姑娘一看他這根麻桿兒,再一聽他干的行當,連句婉轉點兒的話都沒有就“拜拜”了。

  霍隊長急了,又去找當警官的老戰友幫忙,老戰友信得過霍隊長,相信麻桿兒是個好孩子,可是單位里實在沒有合適的人選。正在擴大范圍排查,外甥女晶晶來看舅舅。老戰友眼前一亮,心里罵自己燈下黑,接著就當起了媒婆,一口氣把麻桿兒夸了個天花亂墜,終于說得那心高氣傲的小丫頭片子動了心,答應先見個面再說。

  大概是多年掃馬路養成了習慣,麻桿兒的注意力都在地上,低眉垂眼的從不東張西望。這一來就麻煩了,跟晶晶見面那天,他只是飛快地瞟了一眼就趕緊低下頭,其實連她的眉眼兒都沒看清,只是盯著人家的高跟鞋拼命想擠出句話來,直憋得滿臉通紅。

  晶晶耗不過,只好先來查戶口。晶晶問一句,麻桿兒答一句,戶口查完了,麻桿兒還在研究高跟鞋。

  晶晶忍無可忍了:“為什么不抬頭?我是丑八怪嗎!”

  聽人家姑娘生了氣,麻桿兒更慌了,等他鼓起勇氣抬起頭來,只看到一個窈窕的背影……

  霍隊長聽了麻桿兒結結巴巴的匯報,氣得拍起了桌子一通臭罵。罵完又看他那老實樣兒心疼,只得長嘆一聲,匆匆地再去找老戰友。

  老戰友一見霍隊長就搖頭:“晶晶說了,老實厚道沒有錯,怎么像個三棒子打不出屁來的窩囊廢?”霍隊長說:“虧你還是個警官,告訴她這是頭回見面緊張嘛,難道她喜歡花馬掉嘴的小滑頭?”

  老戰友聽了覺得有理,頭回生,二回熟嘛,應該再給麻桿兒一個機會。老戰友費了不少口舌,總算勸得晶晶同意再見一次面。時間定下了,霍隊長還是覺得心里沒底兒,恰好環衛局要添置幾臺灑水車,霍隊長便跟局長匯報了麻桿兒的情況。多年的先進工作者找不到對象,局長心里也不是滋味兒,馬上決定派麻桿兒去駕校學習,考了駕照回來開車。

  到了跟晶晶見面那天,霍隊長嚴肅地警告麻桿兒:“你就要當司機了,總耷拉著眼皮怎么開車?給我抬頭挺胸雙目平視,拿出男子漢的勁頭來!如果還是那副熊樣兒,我再管你的事兒就是王八蛋!”

  嚇唬完了還是不放心,霍隊長又現身說法,給麻桿兒講了自己當年怎樣厚著臉皮追老婆的經過,只差沒說出“男不壞,女不愛”來。

  麻桿兒換上新衣服,騎上新買的電動車,滿懷信心地出發了。他騎在車上挺胸抬頭雙目平視,只見前面一個騎車的姑娘穿著花裙子、戴花涼帽,窈窕的腰肢隨著踏車的節奏優美地扭動,輕風吹得衣袂飄飄,像只花蝴蝶在前面翩翩地飛,簡直就是這條街上最靚麗的風景。麻桿兒看得眼花繚亂,心想:可惜上次沒看清晶晶的模樣兒,也許就是這樣迷人的花蝴蝶吧……

  正在想入非非,一陣風吹過來,花蝴蝶的涼帽飄然飛起,她哎哎叫著伸手去捉,自行車突然一陣亂晃。緊跟在后面的麻桿兒猝不及防,捏住剎車猛一拐把,電動車“咚”地撞在護欄上,護欄倒了,正好砸在一個老太太腳上。

  老太太“哎呦”一聲坐在了地上,抱著腳脖子喊起疼來。麻桿兒慌忙去攙,這一攙老太太疼得更厲害了,麻桿兒不敢攙了,只會轉著圈兒叫:“怎么辦?怎么辦?”

  花蝴蝶推著車湊上來,看到這場景先是一愣,再一看麻桿兒又笑了,學著麻桿兒的腔調說:“怎么辦?送醫院!”撿起花涼帽就要走。

  “別走呀,幫幫忙。”麻桿兒求她,“是你的花涼帽……”

  花蝴蝶瞪起了眼:“我的花涼帽砸人家腳了?”

  麻桿兒:“不是不是,是護欄……”

  花蝴蝶立刻接上:“是不是你把護欄撞倒的?”

  麻桿兒只好點頭:“是我撞的,可我……”

  花蝴蝶嘴快得像機關槍:“可什么?想賴到我身上是不是?”

  麻桿兒越急越說不清楚:“不……不是……”

  花蝴蝶得了理:“不是為什么不讓我走?神經!”

  好一張刀子嘴,根本沒麻桿兒說話的份兒,眼睜睜地看她騎上車揚長而去。

  這么漂亮的姑娘竟然如此刁蠻!圍觀的人憤怒了,有人要去追花蝴蝶,麻桿兒忙叫:“別追了,快把老太太送醫院呀!”大家急忙攔了輛出租車,幫麻桿兒把老太太送進了醫院。

  急診、交費、拍片……該做手術了,麻桿兒才想起應該找老太太的親屬簽字,回到急診室一問才知道,老太太是個孤寡老人!麻桿兒又內疚又同情,看老太太疼得這么厲害,趕快做手術要緊。麻桿兒跑到手術室,冒充老太太的兒子簽了字……

  老太太進了手術室,麻桿兒坐在外面等,越想這事兒越倒霉,上學時就知道“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難道是樂極生悲?可自己還沒來得及樂呀!只為了多看幾眼花蝴蝶,對象沒見成還惹了禍,霍隊長還不知急得怎么蹦高兒呢!

  手術結束了,主刀醫生告訴麻桿兒,老太太是踝骨骨折,雖經手術復了位,但需要有專人護理,人老了恢復慢,說不準什么時候才能下地。

  這下糟了,醫療費總歸是有限的,雇護工可就沒準兒了,如果長期雇下去,自己存下娶媳婦的錢可就全搭進去了!想來想去,好在掃馬路是夜間工作,自己白天來當護工不就行了!

  麻桿兒跟老太太說了自己的安排,老太太問:“這么連軸兒轉你吃得消嗎?”麻桿兒拍拍胸脯:“我頂得住,放心吧,您的傷我一定管到底。”

  老太太問:“管到底?我的腳要是一年不好呢?”

  麻桿兒說:“我伺候您一年。”

  老太太笑了:“十年不好呢?”

  麻桿兒沒含糊:“我伺候您十年。”

  老太太窮追不舍:“到死也不好呢?”

  麻桿兒斬釘截鐵:“我給您當兒子養老送終!”

  老太太抹起了眼淚:“我的兒呀,這可苦了你了!”

  麻桿兒心里酸酸的,趕緊站了起來:“我打小就沒了媽,這也是咱娘兒倆的緣分呀!媽,您先歇著,我去交住院費。”老太太想說什么,猶豫了一下沒吱聲兒。

  匆匆到銀行取了錢,麻桿兒到住院處交費時,窗口里的小會計卻說剛剛有人交過了。

  麻桿兒忙問交錢人長得啥樣兒,小會計想了想說:“二十多歲的姑娘,長得嘛……挺俊的。”麻桿兒心里一動:“她穿的是花裙子嗎?”小會計笑了:“我能把腦袋伸到窗口外邊嗎?你當我是長脖兒鹿呀!”麻桿兒也笑了,小會計又補充:“穿的是啥沒看到,頭上戴了個花涼帽……”

  沒等小會計話音落地,麻桿兒撒腿就往外跑,他現在明白了,花蝴蝶當時一定是怕被訛上,背地里跟到醫院來,了解了情況又覺得良心不安,偷偷交了住院費。麻桿兒越想她當時的刁蠻越有氣,為人處世要光明磊落,這樣偷偷摸摸算什么?

  這會兒,花蝴蝶取了車剛走出存車處,正跟麻桿兒走個對面,她裝作不認識,推著車想繞過去,麻桿兒跨上一步擋住了去路。

  花蝴蝶豎起雙眉:“你要干嗎?”麻桿兒瞪起眼:“我還要問你呢,有話當面說清楚,誰要你偷偷摸摸來交費?”

  “交什么費?你神經病呀!”花蝴蝶推車就走,麻桿兒擋住不放,花蝴蝶推車硬闖,麻桿兒急忙去抓車把,不想一把抓住了她的挎包帶兒。

  花蝴蝶拽了一下沒拽動,扯開嗓子尖叫起來:“搶包了!救命呀!”

  “別、別喊呀!”麻桿兒再放手已經晚了,這種光天化日的搶劫激起了眾怒,路人一窩蜂地圍上來,扭住麻桿兒直喊打。

  “錯了錯了!別打呀!”花蝴蝶急得直蹦,干著急又擠不進去,眼看著人們把麻桿兒扭進了派出所。

  麻桿兒剛被推進訊問室,花蝴蝶一路喊著擠了進來:“錯了,錯了!”

  “瞎喊什么!”一聲大喝,進來一個胖警官。

  麻桿兒見了救星,指著花蝴蝶叫道:“她、她冤枉好人!”花蝴蝶推開麻桿兒搶著說:“別理他,聽我說!”胖警官沖她一瞪眼:“我讓你說了嗎?一邊兒等著去!”花蝴蝶撇撇嘴站到了一邊。胖警官拍拍麻桿兒的肩膀,讓他坐下慢慢說。麻桿兒挺得意地瞥了花蝴蝶一眼,然后從她的花涼帽被風吹掉說起,一五一十地講了事情的經過。

  胖警官先是聽得津津有味,后來又像是憋不住笑,使勁兒咳嗽兩聲,板起臉問花蝴蝶:“是你交的費嗎?”花蝴蝶腦袋一歪:“不是!”

  麻桿兒等著聽她挨訓,不想胖警官卻嘬起了牙花子:“嘖嘖,這就不好辦了。”

  麻桿兒奇怪了:“這有啥不好辦的?到醫院一對證不就行了嗎?”花蝴蝶一撇嘴:“我憑什么跟你去對證?”

  胖警官笑道:“是啊,人家又沒犯法。”麻桿兒急了:“你、有你這樣斷案的嗎?”胖警官還是笑:“怎么斷案?這根本不是案。”

  花蝴蝶咯咯笑起來,氣得麻桿兒大叫:“不行!你非給我搞清楚不可!”

  “真是一根筋!”胖警官變了臉,“不受理!去去去,該干啥干啥去!”

  兩個人被趕出了派出所,花蝴蝶沖麻桿兒做了個鬼臉兒,得意洋洋地騎上車走了……

  麻桿兒急哼哼地回到病房,把經過告訴了老太太,老太太埋怨麻桿兒:“這個花蝴蝶有良心,她也是心里過意不去才來交費的,你跟人家較真兒干什么?只可惜把你的相親耽誤了,你也該回去跟隊長說清楚呀!”

  就是這一關不好過。麻桿兒提心吊膽地回到隊里,霍隊長那對兒牛眼足足瞪了他五分鐘,麻桿兒等著挨一頓臭罵,聽到的卻是:“說說吧,出了啥事兒?”

  麻桿兒耍了點兒心眼兒,只說是騎電動車被汽車刮倒了,這才誤了和晶晶見面。這是他平生頭一回撒謊,邊說邊心虛地拿眼瞟了瞟霍隊長。

  霍隊長倒沒在意,嘆了口氣說:“唉,倒霉蛋兒呦,我猜你就是碰上事兒了……不過還好,晶晶也沒去赴約,倒省得我落埋怨了。”麻桿兒挺意外:“她為啥沒去?”

  霍隊長來氣了:“她說是……最近有點兒煩,要不是看在老戰友的份上,我真想罵她一頓。”麻桿兒正好借坡下驢:“煩就煩,上趕著不是買賣。”霍隊長一拍桌子:“對!東方不亮西方亮,明天你就給我去駕校!”

  這才是麻桿兒最傷腦筋的事兒,他實在不愿傷霍隊長的心,可現在只有夜里掃馬路,白天才有工夫伺候老太太,上駕校能行嗎?

  麻桿兒萬般無奈地嘟囔:“我、我不想去了……”

  霍隊長一驚:“為啥?你燒包!”

  麻桿兒只好繼續撒謊:“汽車刮這一下可把我嚇壞了,現在看見汽車就眼暈。”

  霍隊長大怒:“放你娘的屁!”

  死豬不怕開水燙了,麻桿兒悶著頭聽他罵。

  霍隊長罵累了:“你鐵心了?”麻桿兒點點頭。

  霍隊長大吼:“滾!”

  麻桿兒趕緊滾了出來,知道是自己把霍隊長氣苦了,心里愧得了不得?墒且蝗俗鍪乱蝗水,實在是不能再給霍隊長添麻煩了,還是盡快把老太太的傷治好要緊。

  麻桿兒想給老太太增加營養,就到超市買了好多水果和營養品,匆匆趕到了醫院。

  來到住院部,麻桿兒下了電梯,只見一個人從老太太的病房里出來,看模樣很像胖警官。麻桿兒懷疑自己花了眼,正要湊過去看清楚,那人已經不見了。

  胖警官來病房干什么?難道是老太太把自己告了?這也不可能呀!麻桿兒滿懷疑惑地進了老太太的病房,老太太卻像沒發生過這回事兒似的。病友們看到麻桿兒提著大包小包,沖著老太太笑起來:“您這兒子沒認錯,真懂得疼娘!”樂得老太太笑開了花。

  既認了娘就要做個好兒子,麻桿兒夜里干完了活兒,換了衣裳就趕到醫院,伺候吃喝端屎端尿,把老太太照顧得無微不至,實在困極了就趴在老太太的床邊睡一會兒。病友們都夸老太太認了個好兒子,老太太卻像理所當然,一句表揚的話也沒有。麻桿兒不知道,每當他趴在床邊睡熟了的時候,老太太都看著滿臉憔悴的麻桿兒,輕輕撫著他掉眼淚……

  老太太的骨折剛愈合,便堅決要出院回家,麻桿兒不同意:“愈合了也要鞏固鞏固,等您能走路了再回家吧。”老太太搖搖頭:“等不得了,我急著抱孫子呢!”麻桿兒哭笑不得:“您也太急了,我連個對象還沒有呢!”老太太笑道:“所以才要抓緊,對象嘛,我已經安排好了,明天就在我家相親!”

  順者為孝,麻桿兒拗不過老太太,只好去結賬辦手續。沒想到小會計又告訴他,老太太已經托護士把所有的費用都交齊了。麻桿兒回到病房,一定要把錢還給老太太,老太太推開他的手:“我的兒,你跟娘分那么清干什么?我還要拿錢幫你娶媳婦呢!”

  老太太的養老錢可用不得,今后總要想法兒補回去。麻桿兒把老太太送回家,進門一看,不過是很簡樸的一室一廳,再看墻上的獎狀,沒想到老太太也是多年的先進工作者,娘兒倆一對兒紅呀!這樣的好家庭就該有個好兒媳,麻桿兒暗下決心,相親的時候千萬別急于求成,長相差點兒可以不計較,但是一定要孝順,可不能虧待了好媽媽呀!

  到了約定的相親時間,門鈴響了,麻桿兒打開門,進來的竟是胖警官和霍隊長!麻桿兒一愣,隨即就明白了,胖警官就是霍隊長的老戰友!想起胖警官曾去過老太太的病房,是不是他知道自己認了媽,帶著霍隊長趕來湊熱鬧?

  老太太招呼兒子待客,麻桿兒顧不得多想,趕緊給他們沏茶倒水。正在忙活,門鈴又響了,麻桿兒開門一看,不禁目瞪口呆:花蝴蝶飄了進來!

  花蝴蝶全沒理會麻桿兒,款款地走到胖警官面前,恭恭敬敬地叫了聲:“舅舅。”

  麻桿兒恍然大悟,花蝴蝶就是晶晶!兩個人在相親路上巧遇,害得麻桿兒撞了老太太!晶晶認出了麻桿兒,正好借這件事考驗一下他的人品,考驗合格了,便請警官舅舅跟老太太策劃了這場相親會!

  相親的結果很快就揭曉了,花蝴蝶叫完了舅舅,不知該怎么稱呼霍隊長,胖警官教給她:“就叫二舅吧。”叫完了二舅該跟老太太打招呼了,花蝴蝶沒等人教,脆脆生生叫了聲媽,事兒成了!

    發布時間:08-04 點擊次數:
熱點現代故事
回頂部思思心情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6022693號-2
分分彩免费计划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