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免费计划网站欢迎您的到來!

小故事,大道理思思心情網
網站首頁哲理故事愛情故事名人故事少兒故事寓言故事幽默故事職場故事勵志故事校園故事人生故事親情故事友情故事鬼故事民間故事現代故事傳奇故事歷史故事創業故事故事會

和諧衛士

  一、緊急出擊

  省公安廳急電:根據國際刑警組織掌握的最新情報,有三名國際恐怖組織成員潛入我省企圖執行“803計劃”,請各地市特警隊立即安排部署,堅決制止恐怖活動。

  急電擺在炎州市特警大隊長安民的案頭,他看了兩遍,猛然抄起桌上的電話:“特警一中隊緊急集合!”緊急集合命令下達后不到一分鐘,十四名特警全副武裝整齊地站在特警大隊會議室門前。安民一擺手,牛振強、馬洪彪帶著特警魚貫進入會議室。

  安民首先向特警們傳達了急電內容,然后說:“現在離奧運會召開還有不到一個月時間,你們的任務是在炎州境內鐵路沿線警戒,確保鐵路沿線安全,大家有沒有信心完成任務?”特警隊員全部起立,齊聲答道:“保證完成任務!”安民一擺手:“好,你們研究一下警戒計劃,十分鐘之后出發。”

  經過幾分鐘的研究,大家確定了警戒方案,十二名特警隊員沿鐵路線分散開,定點警戒,隨時保持聯系,一個警戒點發現情況,附近警戒點向事發地點集中,牛振強和馬洪彪在沿線巡察,如發現情況,立即調集特警采取行動。

  在炎州境內,一共有兩條重要鐵路。一條是城際輕軌,由炎州至黃州,運行“和諧號”特快列車;另一條是京滬鐵路,這條鐵路在炎州境內與炎黃城際鐵路有一個交叉點,交叉點上有一座復式立交橋,“和諧號”特快列車從橋下通過,京滬鐵路從橋上通過。

  城際鐵路左側是一條國道,那里由喬裝的特警二中隊負責警戒;右側是一片密林,將建成一座自然景觀林區,這里嚴禁砍伐樹木和狩獵,杳無人煙。

  牛振強和馬洪彪在密林里巡視了兩個來回,天色已經放亮。轉了四個多小時,他們有些累了。

  “有情況!”牛振強突然跳起來,沖鋒槍在手,推彈上膛。馬洪彪也跳起來,遠處有一群飛鳥騰空而起。

  “樹林里可能有人,注意警戒!”牛振強用對講機輕輕說,然后慢慢和馬洪彪一起向飛鳥驚起的地方移動。

  牛振強走在前面,警覺地掃視著四周;馬洪彪在后面顯得有些散漫。又走了一會兒,聽見有灌木樹枝相碰的聲音,兩個人臥倒觀察。過了一會兒,馬洪彪站了起來:“是一只野狗,被獵夾夾住了。”牛振強也站起來,走到野狗旁邊,彎腰撿起一張“肯德基”的餐巾紙說:“有人用它擦過屁股,這說明,下夾子打野狗的人不是本地人。”

  二、不速之客

  離密林一公里多是荒莊鎮,鎮子不大,房子都很破舊。

  六月的一天,三個農民工打扮的人進了鎮子,在靠近公路的地方租了一個小院子。在院子里打開窗戶,就可以把密林和鐵路盡收眼底。

  三個人安頓好,一個虎頭虎腦的人拿出一些“肯德基”的漢堡包說:“吃吧,這是最后一頓‘大餐’了,以后我們要在這里臥底,入鄉隨俗,吃的喝的都得跟民工一樣,不然會引起村里人的懷疑。”

  說話的人正是國際恐怖組織的一個小頭目,綽號“天山虎”,是“803計劃”行動小組的組長。其余兩個人是他的屬下,一個綽號叫“藏羚羊”,另一個是“蒙疆鹿”。

  天山虎三人受國際恐怖組織的派遣從境外訓練基地偷越國境,化裝成民工千里迢迢趕到這里。他們的目的就是執行“803計劃”。只不過,他們誰也不知道“803計劃”的具體內容。

  三個人吃完東西,天山虎用“肯德基”的餐巾紙擦擦嘴,隨手就扔在了地上。藏羚羊把紙撿起來說:“這東西不能亂扔,這窮地方恐怕連手紙都不好買,留著有用。”

  這時,天山虎的手機來了短信。短信內容都是密碼,只有天山虎會破解密碼。那條短信的內容是:抓緊時間熟悉城際鐵路一側的密林情況,為執行“803計劃”做準備。

  半個多月以來,他們總是這樣晝伏夜出,熟悉密林的環境。轉眼,他們已經在荒莊鎮潛伏了一個月。這天晚上,天山虎看看手機,還沒有收到短信,就讓藏羚羊到密林里走一趟,看看昨天下的夾子夾到野狗沒有,如果夾到了,就把野狗背回來烤著吃。藏羚羊打著哈欠出了門,潛入了密林。

  正當藏羚羊彎腰準備從夾子上卸下野狗時,牛振強和馬洪彪突然從草叢中跳了出來,同時把槍口對準了他:“不許動,舉起手來!”藏羚羊嚇得一哆嗦,很快就鎮靜下來,慢慢直起身,舉起手沖牛振強嘿嘿笑,操著本地口音說:“警察同志,我沒干壞事兒,就是打只野狗。”牛振強說:“打野狗?你不知道這里禁止打獵嗎?走吧,跟我們到局里走一趟。”藏羚羊趕緊說:“別,別把我帶局里去,以后我不打了還不行嗎?”馬洪彪不耐煩了:“少廢話,快走!”

  牛振強和馬洪彪押著藏羚羊往樹林外面走,見藏羚羊一身農民打扮,他們不再用槍口指著他,而是把槍背在肩上。眼看就要走出密林,藏羚羊趁他們不備悄悄拉了一顆煙霧彈。一團煙霧頓時把三個人圍住了,牛振強說聲不好,急忙將煙霧撲散,可藏羚羊已經沒了蹤影。牛振強意識到情況嚴重,于是用對講機向所有特警發出命令:“各警戒點注意,密林有恐怖分子出現,注意周圍情況,發現可疑人員立即扣留!”

  三、密林較量

  從撿到那張“肯德基”的餐巾紙開始,牛振強就斷定密林里來了外地人。通過查看幾處人便,斷定有人在密林里活動了很長時間。沒想到,藏羚羊身上裝著煙霧彈,還是讓他跑了。

  牛振強立刻把情況通報給安民,請求在密林四周增派警力,逐村搜索,把逃走的藏羚羊捉住。

  這邊警方準備撒開天羅地網,天山虎也做出了反應。

  子夜時分,天山虎三個人潛入了密林,在樹木和雜草的掩護下很快就沒了蹤影。天亮之后,炎州市公安局派出大批警力在密林周邊村莊逐戶排查,結果沒發現任何可疑的外地人。

  警察撤離的時候,安民讓牛振強不要掉以輕心,牛振強再次安排特警晝夜警戒。

  這天一大早,特警小王接了隊友小李的班,小李到草叢里休息,小王開始在警戒段巡視。正走著,就聽樹林里“嘩嘩”一陣響,小王警覺起來,端槍在手,朝發出響聲的地方走去,一邊走一邊喝問:“誰?出來!”話音剛落,三個穿著警察制服的人從樹后繞了出來,領頭的正是天山虎。

  天山虎哈哈笑著向小王走過去:“同志,我們是派出所巡夜的,剛下夜班,你們是執勤的吧,辛苦了!”小王一看是警察,就把槍背起來說:“巡夜怎么到林子里來了?不知道這里是警戒區嗎?趕緊走吧,讓領導知道你們麻煩可大了。”天山虎湊到小王面前掏出香煙,嬉皮笑臉:“那是那是,我們去林子里方便方便,抽煙。”小王擺手:“執勤時不準抽煙。”天山虎把煙塞到小王手上:“沒事兒,現在沒有別人。”說著掏出打火機在小王鼻子底下“啪”的一聲,一股白煙噴進小王鼻子里,小王頓時眼睛一閉,身子倒在天山虎身上。天山虎沖藏羚羊和蒙疆鹿一擺手,兩個人迅速把小王拖進了林子。

  馬洪彪巡邏到小王負責的警戒段時發現小王空崗,便把在草叢中休息的小李叫起來。小李揉揉眼睛,說交班之后就睡了,不知道小王去了哪里。馬洪彪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急忙用對講機向小王喊話:“08,08,你在哪里,請回話!”對講機里傳來天山虎的獰笑:“08在我這里,現在我命令你們立即撤離鐵路沿線,否則二十四小時之后,一具特警的尸體就會出現在你們面前!”馬洪彪瞪起眼睛:“你們是什么人?”天山虎說:“我們是什么人還用說嗎?有本事你就找到我們!”說完關了對講機。

  馬洪彪氣得眼珠子直冒火,他馬上與總臺取得聯系,查問小王那部對講機所在的位置?偱_告訴他在密林里。馬洪彪馬上叫醒牛振強,把小王被恐怖分子挾持的事說了,問他用不用通知上邊要求增派人手。牛振強瞪起了眼睛:“我們是特警一中隊呀,通知大隊長,丟不丟人?馬上通知所有隊員集合,向密林深入,一定要把恐怖分子揪出來!”

  四、暗藏殺機

  天山虎抓了小王之后,把他拖進早就挖好的地窖里。那個地窖深入地下五米,上面有三米的厚土層,地面上覆蓋著雜草和樹枝,四周又有灌木,不精心尋找是很難發現的。

  他們進了地窖,先給小王注射了一針迷幻劑,小王醒來后,天山虎便開始問問題。小王已處于幻覺之中,所以問題都一一如實回答。天山虎問完了,把藏羚羊和蒙疆鹿叫到一起,攤開一張地圖,在上面指指點點。藏羚羊和蒙疆鹿一邊看一邊使勁點頭。

  上午九點多鐘,牛振強集合所有特警隊員,分成四組從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深入密林。

  一個多小時之后,四組人什么也沒有發現。牛振強向四周看看,說:“再向回搜索,不要留下死角!”

  特警隊員們散開向回搜索。這一次,大家看得更仔細,每一棵灌木底下都不放過。突然,馬洪彪組的一個隊員發現了情況,一指前面的一處灌木說:“馬隊,你看,那不是小王的裝備嗎?”馬洪彪定睛一看,灌木叢里果然露著一個鋼盔和沖鋒槍的槍口。特警隊員要沖過去,馬洪彪一擺手:“慢,讓我來。”端著沖鋒槍慢慢接近目標,在離目標十來米遠的時候就地臥倒,仔細看了一會兒,突然揚起手:“全部后退,臥倒!”然后沖鋒槍對準目標“噠噠噠”就是一陣掃射。就在子彈射向灌木的同時,灌木叢里發出“轟”的一聲巨響,樹枝、雜草、塵土被炸得騰空而起。

  聽到爆炸聲,牛振強和特警隊員們趕了過來。馬洪彪走到爆炸后的灌木叢里拿起炸扁的鋼盔說:“可惡的家伙們,想引我們上鉤!”牛振強圍著灌木叢轉了兩圈,用腳踩了踩松動的地面說:“這里可能有洞,挖!”

  特警隊員們拿來工具挖了起來。不大一會兒,一個洞口果然出現了。牛振強對馬洪彪說:“你指揮大家在上面警戒,我下去。”馬洪彪想想安隊長的話,搖了搖頭,對特警隊員說:“你們分成兩組,一組守住洞口,一組四周警戒,我和牛隊下去。”

  洞口很小,也很陡,到了洞底,牛振強看清了里面的情況,那是一個大地窖,地上鋪著一些干草,干草上坐著一個人,正是被天山虎他們抓住的小王。

  牛振強跳了起來,喊了一聲“小王”,一腳就跨進了門。就聽“嘩啦”一聲響,牛振強站住不動。馬洪彪用手電一照,牛振強的一只腳被鐵夾子夾住了,狼牙齒深深地嵌進大腿里,鮮血染紅了褲角兒。而一個密不透風的木柵欄門從半空中落下來,把牛振強關在了里面。馬洪彪用手提了提木柵欄門,提不動,就說:“你等等,我去叫人。”說著轉身要走。牛振強突然說:“不要叫人,我的腳上有個定時炸彈,還有十幾秒鐘就要爆炸了,你快出去,小王快趴下!”

  牛振強這么一說,馬洪彪才隔著木柵欄門的縫隙,看到紅色的數字飛快地閃著:13、12、11……馬洪彪轉身想走,但邁出的腳又收了回來,把沖鋒槍的槍口插進木柵欄門,撬斷了兩根木棍,迅速把手伸進門里說:“快,把炸彈給我,你他媽還磨蹭什么?想死?”

  牛振強飛快地抓起炸彈交到馬洪彪手里,馬洪彪飛快地向洞口跑。洞口太陡,他蹬了兩步就滑了下來。還有三秒了,馬洪彪用對講機向洞外的特警隊員喊話:“快散開臥倒,有彈炸!”接著,他一個沖刺跑向洞口,甩出炸彈。就聽洞口上“轟”的一聲響,炸彈炸開了。

  五、氣焰囂張

  硝煙散盡,馬洪彪從地上站起來,回身用腳踹木柵欄門,一下兩下三下,終于把木柵欄門踹開了。

  牛振強已經把夾子從腳上卸了下來,并撕破衣服把腳包起來,因為沒有止血藥,傷口還在流血。馬洪彪讓兩名特警把牛振強趕緊送醫院。

  特警架著牛振強走了,馬洪彪打著手電來到小王跟前。小王的手被反綁在一起,兩眼無神地看著手電光。馬洪彪上前解開繩子,拉起小王剛要走,突然發現小王的袖子里有一根導火索正在燃燒。原來,小王的身上捆著炸藥包,馬洪彪在解開繩子的同時,也拉燃了導火索。馬洪彪立即脫掉了小王的衣服,用手電一照,見導火索只有十多厘米長。馬洪彪趕緊取出剪刀,從根部剪掉了導火索,然后拉著小王出了地窖。到了上面,馬洪彪把小王身上的炸藥包解下來扔到地窖里,又把一顆炸彈扔下去把地窖炸了。

  回到城際鐵路沿線的時候,馬洪彪想讓小王說說恐怖分子的情況,可小王眼睛總是直勾勾地,好像什么也聽不懂。馬洪彪叫人馬上把小王送醫院,看小王出了什么問題。

  將近中午的時候,牛振強回來了,走路還是一拐一拐的。見馬洪彪正坐在一棵樹下看著鐵路發呆,走過去也坐了下來說:“洪彪,醫生給小王做了檢查,說他服用了一種精神科藥物,短時間內很難恢復,對方不想讓我們從小王嘴里得到半點消息,還想通過小王置我們于死地,這些情況,我已經向安隊做了匯報,他指示我們,一定要把鐵路沿線看死,保證鐵路安全”。

  牛振強給特警們開了個碰頭會,恐怖分子已經向市區轉移,城際鐵路沿線的警戒也不能松懈。開完碰頭會,牛振強對特警編組進行了調整,把特警分為兩組,晝夜開車巡邏。

  此后半個多月,特警一中隊連續收到炎州市郊發生恐怖事件的通報,恐怖分子氣焰十分囂張。牛振強有些坐不住了,幾次請求特警隊向市郊轉移,痛痛快快地跟恐怖分子干一場?砂裁窀嬖V他,那幾個恐怖分子玩的只是小把戲,讓牛振強他們安心警戒。

  六、“803計劃”

  天山虎帶著藏羚羊、蒙疆鹿一直在炎州市郊流竄,他們使出渾身解數,制造一起又一起恐怖事件,但各地防范緊密,沒有造成重大損失。

  天山虎他們入境的目的是“803計劃”,可“803計劃”到底是什么?上線一直沒有告訴他。天山虎給上線發了一條短信問“803計劃”什么時候開始執行,內容是什么。過了一會兒,上線發來短信,“803計劃”的執行時間已經確定,并告訴內容,讓他立刻毀掉手機,計劃執行完畢立刻撤離炎州地區。

  看完短信,天山虎“啪”地把手機摔在石頭上,又用石頭狠砸了一通,咬著牙說:“奶奶的,計劃終于開始了!”藏羚羊和蒙疆鹿一聽,湊到天山虎跟前問:“計劃是什么?什么時候開始?”天山虎翻翻白眼:“我先不告訴你們,你們照我說的做就是了。”說完,他便給兩人部署任務,兩人點頭應著,然后各自散開。

  牛振強和馬洪彪又帶著特警在城際鐵路沿線巡邏了幾天,特警們已經疲憊不堪了。牛振強一看,大聲問:“這是怎么了?這種精神狀態能行嗎?要是恐怖分子來了,能應付得了嗎?”特警們沿著城際鐵路走著。突然,馬洪彪發現一個穿著鐵路制服的人拿著管鉗子沿著鐵路走,一邊走一邊在鐵軌上敲敲打打。馬洪彪走到鐵路下面向那個人喊話:“哎,你在上面干什么?”那個人揚揚手里的管鉗子說:“奧運會快開了,上面有令,要把鐵路好好檢查一遍,以免奧運期間出問題,你們干什么呢?巡邏?”馬洪彪微微一笑,向那人擺了擺手。那人扛起管鉗子向遠處走去,不大一會兒就消失了。

  就在那個人消失不久,安民的聲音從對講機里傳來:“特警一中隊注意,立刻加強城際鐵路警戒,上級已經成功破解了恐怖分子手機短信密碼,‘803計劃’的內容是8月3日顛覆‘和諧號’特快列車,也就是今天下午兩點十五分,一列‘和諧號’特快列車要從城際鐵路炎州段經過,車上有五百多名國內外旅客,你們立即展開行動,保護鐵路和列車安全!”

  安民話音一落,特警們立刻精神起來。馬洪彪突然一拍大腿:“壞了!”牛振強立刻說:“快,我們兵分兩路,到鐵路上檢查!”

  特警們立刻散開,結果發現一段鐵軌被人擰掉了螺絲。牛振強看看表,離“和諧號”列車到達還有不到一個小時,就讓特警去買管鉗子和螺絲,要趕在火車到來之前把鐵軌修復。

  二十分鐘之后,特警們每人一把管鉗子開始擰螺絲。那段鐵軌有一千多米長,而鐵軌上的螺絲必須擰到最緊才能保證列車運行安全。就在特警們擰到每人還差十幾個螺絲的時候,安民的聲音又出現在對講機里,“和諧號”列車還有十分鐘就要通過炎州段了,密切注意鐵路周圍情況,千萬不要發生意外。

  還有十分鐘火車就到了,在十分鐘之內擰完十幾個螺絲,時間太緊了,哪還有時間到鐵路下面去巡邏?他們擰到最后一個螺絲的時候,火車的笛聲已經在他們耳邊響了。牛振強一看,現在撤到鐵路下面是不可能了,他命令特警全部趴下,用身體壓住管鉗子,保證最后一個螺絲到位,等到火車開過去再起來。

  火車已經出現,特警們全都趴在鐵軌一側,身子死死壓著管鉗子,不讓最后那個螺絲有半點松動。就在特警們等著火車通過的時候,特警正前方五百米處的立交橋下傳來一聲驚呼:“洪彪,救命!”

  七、決戰時刻

  在立交橋下驚呼的不是別人,正是馬洪彪的女朋友劉妮,她站在城際鐵路中間,兩只胳膊被繩子綁在鐵路護欄上,火車正鳴著笛聲,即將從橋上通過。在立交橋的下面,天山虎、藏羚羊和蒙疆鹿正拿著狙擊步槍向上瞄準。天山虎臉上露著猙獰的笑:“803計劃,這才是803計劃,炸毀兩列火車,炸毀兩條鐵路!”

  天山虎自從接了短信之后,就開始實施“803計劃”,他派藏羚羊到省城去抓劉妮,想在關鍵時刻讓劉妮充當人體炸彈炸毀鐵路;另一方面,他讓蒙疆鹿冒充鐵路工人,以檢查鐵路為名破壞鐵軌。

  現在,劉妮全身綁了炸藥站在鐵路中間,牛振強一見,一只手抓住馬洪彪身下的管鉗子說:“洪彪,快去救劉妮,快!”馬洪彪身子一躍而起,以百米沖刺的速度奔向劉妮。

  立交橋下的天山虎、藏羚羊和蒙疆鹿正在向趴在鐵路上的特警瞄準。“啪”的一聲槍響,打中了牛振強的胳膊。牛振強一咬牙,挪了挪身子,用全身的力量壓住了兩只管鉗子。“啪”地又一槍,打中了牛振強肋部,牛振強身子一顫,但仍死死地壓著管鉗子。“啪啪”又是幾聲槍響,又有幾名特警負傷,但他們都用身子紋絲不動地壓著管鉗子,眼睛盯著即將駛來的列車。

  天山虎發現馬洪彪沖到了劉妮近前,掉轉槍口對準馬洪彪就是一槍,子彈打中了馬洪彪的肩膀。馬洪彪身子一晃,但卻沒有停步,掏出刀子,飛快地切斷繩子,解除炸藥包的觸發器,背起劉妮飛身跳下城際鐵路。就在這時,“和諧號”列車鳴著長笛從鐵軌上通過,強烈的振動幾乎把特警們的五臟都震出來……列車駛過了立交橋,鳴響長笛,像是在向特警們致謝。

  特警們架起牛振強下了鐵路,馬洪彪為救劉妮左腿小腿骨折了。

  這時,天山虎躥上城際鐵路,站在立交橋下,“嘩”地撕掉衣服,露出滿身的炸藥,手里拿著引爆遙控器,扯著脖子喊:“你們不要高興得太早,我們沒炸成火車,也要把鐵路炸掉!”藏羚羊和蒙疆鹿也跳上鐵路,開始向特警射擊。

  馬洪彪一見,提起沖鋒槍,不顧藏羚羊和蒙疆鹿向他射擊,步步逼近天山虎。藏羚羊和蒙疆鹿被猛虎般的馬洪彪嚇蒙了,就在他們愣神的瞬間,一排子彈已經射穿了他們的胸膛。馬洪彪沖到了天山虎近前,用槍口頂住了天山虎腦門兒:“把遙控器給我!”

  天山虎滿頭是汗,仍冷笑:“你就跟我做伴吧,還有三十秒,一、二、三……”

  馬洪彪突然發現牛振強出現在天山虎身后,正一點點艱難地向天山虎爬去。牛振強向馬洪彪示意,讓他引開天山虎的注意力。

  馬洪彪看著天山虎,說:“你不要沖動,把遙控器交給我,我可以保證你的安全。”天山虎“哼”了一聲:“保證我的安全?你以為我會相信?你不下去,過一會兒就和我一起死!”

  牛振強突然一聲大叫,身子向天山虎撞去,兩只手抓住了天山虎握著遙控器的手。天山虎見勢不妙,拼命和牛振強爭搶遙控器,牛振強將天山虎撞到了鐵路護欄邊,和天山虎一起滾下了鐵路。就聽“轟”的一聲響,炸藥在鐵路下面爆炸了,火光和濃煙騰空而起。馬洪彪一見,大叫一聲:“振強!”舉起沖鋒槍向天上一通猛射。

  在撤離的時候,特警們只找到了牛振強的一些衣服碎片,他們把那些碎片放在牛振強的鋼盔里,手捧著離開了鐵路。

  夕陽西下,公路上灑下特警的身影。劉妮跟在馬洪彪身后,眼里一直含著熱淚。在她的心中,他們是最可愛的人,是和諧社會的光榮衛士。

    發布時間:08-04 點擊次數:
熱點現代故事
回頂部思思心情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6022693號-2
分分彩免费计划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