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免费计划网站欢迎您的到來!

小故事,大道理思思心情網
網站首頁哲理故事愛情故事名人故事少兒故事寓言故事幽默故事職場故事勵志故事校園故事人生故事親情故事友情故事鬼故事民間故事現代故事傳奇故事歷史故事創業故事故事會

永遠的郁金香

  記得,第一次看見小段是在公共汽車上。她正向窗站著,穿礦黑的棉罩衫、棉白布褲,赤腳穿一雙球鞋,手扶著窗,皙清的手指,靜靜地不言不笑。我還記得那天下著一點雨,街上很干凈,葉子飽含著水,綠得黑亮。

  又過了很久我們才互相認識。高三分到文科班坐到一起,放學后在她家看書。小段家有闊大的陽臺,她教我看城市天際的日落,蝦紅、鮭紅、亞麻黃、芒草黃,由粉紅而黛綠,或是烈烈如焚的赤金……她學油畫,至高理想是美院畢業后去俄羅斯學畫。我的前途無可無不可,只磨著她想學自制紙的手藝。她懶,買了大本的日本硬漿紙敷衍我。

  奇怪,那么要好,卻沒有勾過肩、拖過手,連心腹話都留信里說。信里學著三毛一遍遍地寫“親愛的朋友”。

  高考完了,我們都不擔心成績,結伴去游泳,認識了大學生楊格。這人一條修身李維斯牛仔褲,卡其色棉襯衣拖在外面,兩手抄進褲兜百無聊賴的樣子。

  從此三人行。

  楊格有輛菲亞特。我跟小段一前一后擠在后座,被帶去十三陵那些只有放羊人才去的廢陵。把一張席子和小段的畫具搬到荒草敗落的庭院,小段畫廢陵的黃昏,我和楊格枯坐著,用雙耳機聽羅大佑《告別的年代》,風像水一樣浸漫全身,楊格的眼睛里漸漸有閃動的意思。我低下頭,熱直逼到臉上來,卻沒有抬眼回應;厝サ臅r候下大霧,水氣重得像河。楊格的車燈破開了一條路。說:“坐穩,抱緊腰。”坐在他身后的是小段,小段身后是我。在茫然難辨的霧夜,只有緊緊地、緊緊地環住前方那人的腰。

  后來幾次出去坐在他身后的一直是小段,他們跟我漸漸聚少離多。我一個人困在家里看影碟,著迷于《Leaving Las Vegas》的頹廢氣氛。Sting的歌聲一起,我便爛醉。不開心的時候看周星馳,一個人笑得滾來滾去。

  成績下來,我去南方一所大學。小段如愿以償被錄取到美院。趕去她家慶賀,開門的是她媽,一臉怒氣,說小段要棄學去楊格所在的城市念一家工藝美專,勸了她幾天,竟不哼不哈地離家。

  我費九牛二虎之力在一個同學家中找到她。一進門她云淡風輕地向我打招呼。我壓下氣,苦口婆心地死諫,她有禮而忍耐地聽。

  我終于忍不住攻擊楊格,竟然愚不可及地說到廢陵那個下午,吃力地說:“怎么能為……他這種人呢?”

  小段聽著,眼神冷冷,像看著一個心機展露無遺卻渾然不知的拙劣角色,然后說:“這是我私人的事,你不用反應過度。”

  我急痛攻心,口不擇言地說,白交了朋友,白寫了那些信……

  她的臉直紅到兩鬢里去,慢慢地說:“你可以收回去。”

  我僵在那里。她回身從箱子里拿出裝信的紙袋,我氣極悶怒,搶過來撕,一地碎片,像三流爛片里的鏡頭。

  走在炎夏的人行道上,忽然想起她在離家時竟也不忘將那些信帶在身邊,我手腳發抖,知道跟小段的友誼就此結束。

  在南方玩樂治游四年后,我回到北京。賣掉出國的爸媽留下來的小單元,租了方莊附近一所公寓樓的第九層,化名無數給時裝雜志寫稿維生。某日在其中一本廣告雜志中看到楊格,居然玫紅毛衣、湖藍領帶扮少年偶像,在她身邊是一個穿著打扮非主流的女生。我找到拍廣告的老羊,老羊說楊格的女友就是廣告上他身邊那個新人類女生啊,不知道是不是姓段。我懨懨掛上電話,從此死了心。

  再一年,居然我媽單位的老張輾轉找到我,送來俄羅斯寄給我家的包裹。里面裝有大疊紙箋,是我最愛的郁金香色。首頁看見她的字,我心酸眼熱——

  “撕碎的紙片泡在水里,膠質分離后,紙片投入果汁機。糨糊和水打成糊狀,平攤濾網壓干,放入白棉布間,外加報紙木板,用搟面杖搟凈,重物壓置數小時,取出濾網,拿熨斗隔棉布低溫整燙——可將郁金香花瓣一起放入果汁機打。”

  還有一張照片,她穿一件灰黑粗花呢外套,濃發后攏束起,裸出鼻額與鵝弧頸項,清冷面孔。23歲的小段,立在俄羅斯紛飛而下的大雪里,靜靜地不言不笑。

  我在九樓露臺的老藤椅上,從下午坐到暖紫的黃昏,終于在郁金香色的紙上寫下“親愛的小段”。

  時光悄悄地流逝,也會一并帶走生命中的某些往事。也許,在某個黃昏,會有美麗的郁金香飄落在你的心坎上。

    發布時間:08-04 點擊次數:
熱點現代故事
回頂部思思心情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6022693號-2
分分彩免费计划网站